繁體中文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欢迎访问 思思热99re热在线视频_久久青青草思思热在线_思思热在线视频精品! 可以分享到:
首页  »  新闻首页  »  长篇连载  »  【蛇血沸腾】【珍藏未删全本】【作者:色不得大师】【完】

【蛇血沸腾】【珍藏未删全本】【作者:色不得大师】【完】

录入: 时间:2017-10-06

  《蛇血沸腾》

  作者:色不得大师

  书籍介绍:

  石长青一生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年轻时,不顾女朋友的劝阻去了国外留学进修,后来认识了新的女朋友并且和她在美国结婚,做了一次现代版的秦世美,结果未婚先孕的女友生了一个女儿十年后郁郁而终。当他有些觉悟回来想认会女儿时,女儿对他只有刻骨的仇恨。

  退休后,在老家养老的他每天都生活在自责愧疚当中,他希望能够时光倒流回到三十年前,做一个真正的选择。或者让自己有机会补偿女儿和孙女。一条奇怪的蛇改变了他的命运,他竟然重新拥有了十六岁的少年之躯,可以在老人和少年间转换身份,他用新的身份回到高中,这么一个拥有老人的智慧,少年的热情,处处与众不同的少年成为了整个高中最炫目的明星,当他用新的身份去接近当教师的女儿和同学的孙女,经过努力终于打破了女儿的心中的坚冰和伤痕,不过不可思议的是,挽回的亲情变成了感情,他该怎么办?

  第一卷 基因重组 第一章 蛇

  更新时间:2010-12-1 15:12:45 本章字数:3712

  大石村位于群山之中,三面都是崖壁,只北方一条山路可以通向外面,村里人性子很淳朴,没见过多少世面,也没什么雄图壮志。

  村里的村民有农夫,有樵夫,也有渔夫,他们守着小小的一方水土,祖祖辈辈都安定在这深山老林,村里人信佛,相信因果报应,今生来世,村里人蹈规蹈距地度着岁月,一任生老病死。

  石教授老人回到老家村子已经几个年头了,孤独的一个人生活,他也是有家人的,一对儿女也不是不孝,但是他们都生活在美国,都希望接他去住,颐养天年,只是老人很是要强,他退休后,在老家茅屋旁搭了一架子蒲桃,在池塘漘边围了两圈菜,在山上种了几分田,打鱼伐柴也都自个去办。

  石教授乃是曾经在国外生活二十年,回国后在省城最有名的高中担任了十几年的校长,他的成就很高,多次在世界级顶尖学术杂志上发表论文,在国外获得过很多奖项,他可以说是生物学和基因学以及电子机械三料博士,可以说不知是这个小村子,就算是整个市县都是十分有名气的,村里人都很敬重他。

  也许是落叶归根的想法,他退休后回到村子孤苦伶仃的生活了十年,鬓角的霜雪已经染白了每一根青丝,这位老人吃着老村长送来的山药,他身子骨还是很硬朗,精神也依然矍铄。

  曾经有一位圣人说,人近古稀,可以知天命,石教授年过一旬,已经到了知天达命的时候,对于寂寞与清寒都差不多看透了,平时就无忧无虑做着自己活,只是老人心中有一件憾事,每每想起总是泪流自责,常常一个人在后山山崖望着悬崖上的花朵发呆。

  “石爷爷,你又来这里了,山上风大,会着凉的。”

  这一日,石教授再次登上了后山有名的崖,在山风中怀念过去的,一个清脆的女声让他回过神来,抬头看去,一张亦娇亦嗔的脸出现在他的眼前,细嫩的透着微微的红晕,应该是炎热的天气所致,美丽的五官搭配的恰当好处,尤其那明媚的大眼睛透着一股子的灵气,使人不忍将目光移到别处。

  身高不是太高但也不矮大概有1。65上下,紧身的牛仔短裤,紧紧的将更包住,挺翘的形成一道美丽的圆弧线,美丽纤长的也暴露在石教授的眼中,上身是件紧身的T恤,外面套了件短衫,低端两角系在腹部。

  如果是个青年少年在此肯定会呼吸急促,只听这柔美的声音,就让他们从头到脚兴起一阵舒畅,好象一道冷流,流经全身各处。不过石教授已经花甲,自然不为所动,只是路出犹如对孙女的关怀道:

  “小云儿,你怎么在这里?”

  叫小云儿的少女脆生生的道:“您忘记了,现在是七月啊,我昨天开始就放暑假了呢。”

  石教授一愣,自己倒是忘记了,时间过得真快呢,小云儿全名叫石秀云,是石教授一个老哥们的孙女,今年十六岁,刚刚上高一,以前她的成绩基础差,自从石教授退休后,也发挥着余热,对村子中一些成绩差的学生开小灶,很多孩子都考上了重点高中,小云儿考上了最好的高中,也就是石教授执政了十几年的一中,小丫头这几年是石教授看着长大的,两人感情很好,常常让老友妒忌的说,小云儿和你比我这个正派爷爷更亲近。

  石教授本名叫石长青,他的老友叫石长中,是这个村子的村主任兼村长,也是一个十分有名气的中医,和他一样都是退休后,来老家养老,同时发挥一些余热,当选了村主任和村长,毕竟大石村太小,也很落后,要说名望之高,老兄弟两最高了,本来石教授是当选村长,老友当主任的,只是老人不愿意当什么干部,所以让老友一人兼职。

  石教授疼爱的看着小云儿道:

  “没有关系的,我都吹了这么多年山风了,身体一直强壮的很呢吗,而且就算病了也没有关系,有你爷爷这个大名医在,我怕什么啊。”

  小云儿埋怨道。

  “您就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就算能够治好也很难受的,听我的,回去吧,我爷爷正要找你下棋呢。”

  “好好,听你的,哈哈,长中那个臭棋篓子每次都输,却是屡败屡战啊,勇气可嘉。”

  两人在亲密的谈话中,向山下走去,石教授顺便问了一下小云儿的学习方面的事情,发现她对知识掌握的十分好,在班上成绩一直是很优秀的,心中也为她高兴,忽然走在前面的小云儿一声尖叫,把石教授吓了一跳,连忙问道:

  “怎么了,怎么了?”

  “蛇,有蛇!”

  山中有蛇出没很平常,石教授连忙过去一看,见到一条不大的水蛇,石教授不由的松了口气道:

  “不用担心,它是圆头的,是条水蛇,没有毒的,咦?这蛇的额头上的花纹怎么这么奇怪?难道是新品种?”

  虽然不是蛇类专家,但是作为一个博学的生物学家,他立刻看出了那条蛇的不同,其他地方和普通的水蛇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这条蛇额头上竟然有一个奇特的花纹,而且额头鼓起,十分奇怪,石教授年少时候与老友满山跑,那的时候曾生吞过不少野猫的。

  老友当时便说那玩意可以亮睛明目,果不其然,多年老人目光炯炯,受惠颇深,便是在这本该老眼昏花的年龄,他的还可月下穿针,所以立刻发现了蛇的不同。

  他作为一个学者的性子顿时上来,立刻用以跟树枝把蛇的七寸压住,然后抓起了蛇,准备看个究竟,他发现这条蛇额头上的花纹是金色的,不是普通的那种,而是十分独特,兼职就是有人用激光雕刻的纹身,难道真的是新品种!

  就在这时候忽然那一只徒劳挣扎的小水蛇,不知道哪里爆发出强大的力量,然后蛇口一口咬住了老人的鼻子,老人惨叫一声,那蛇顿时挣扎开来,最后窜入草丛中消失不见。

  “啊~~石爷爷,你没有事吧?”

  石教授也吓了一跳,不过小蛇太小,咬到鼻子也不疼,只是让他非常可惜的是,蛇跑了,七月的草丛很等茂盛,想要抓到小蛇已经不可能了,让石教授十分遗憾,对一脸关心的小云儿道:“我没有事的,我们下山吧。”

  谁知道刚走几步,一阵晕眩传来,石教授最后只听到小云儿一身尖叫,最后就昏迷了过去,石教授感觉自己的灵魂在一瞬间仿佛要燃烧起来了一般,一股庞大之极的神秘能量在他的体内猛地爆发开来,疯狂而剧烈的冲击着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一股撕心裂肺般的巨大疼痛不断的刺激着石教授的神经,好痛!好痛!石教授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都要被撕碎了一般,灵魂与身体似乎要崩溃了!

  比熊熊烈焰的灼烤还要炽热,比凌迟的刀刃还要冰冷!任何人只要尝试到这种痛楚,都绝对会迫不及待的渴望死亡,连一秒,一瞬间都不想再活着。

  石教授只感到全身上下的血肉仿佛被外力硬生生的撕扯成一段一段,石教授的体内每一寸角落都不断的发生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改变,一股股巨大而神秘的能量毫无顾忌的穿行在石教授全身上下每一寸的血肉,一点点的渗透在他的骨骼,筋络,血液,乃至皮肉当中,不断疯狂的锤炼和融合。石教授的身体在仿似永无止境的淬炼当中逐渐的发生着某种神秘莫测的改变。

  一股股万仞穿心般的巨大痛苦,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断的地从体内传来,疯狂的撕扯着石教授的每一寸神经,他感到全身都仿佛要碎裂了一般,整个身体不由的急剧的颤抖着,痛苦的蜷缩成为一团,开始剧烈的起来!

  一股令人更加难以忍受的惊人剧痛突然自全身各处蔓延开来,石教授的身体蜷缩成一团,忍不住仰天嘶吼起来。

  热,一股无法言语的灼热猛然在身体中蔓延开来,仿佛有万千条火蛇在体内疯狂的游蹿。他的全身上下滚烫如火,体内的血液仿佛在霎时间沸腾了起来,燥热难忍,剧痛难耐!周身裸露在外的皮肤渐渐变得一片赤红,仿佛被丢进了炙热的油锅之中蒸熟了的大虾,在那股惊人的热力之下,石教授的脑子已经完全的陷入了一片混沌的状态。

  他只是下意识的拼命挣扎,伸手疯狂的拉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在混乱之中,没有几下,便将其撕扯的粉碎!

  但是周身的热力却毫无半点减退的迹象,反而越发的旺盛了起来,他身体表面的皮肤开始慢慢的干枯起来,继而出现了龟裂,迸裂的血肉模糊!

  也不知经过多少次的灵与肉的挣扎,石教授终于艰难地撑开了泰山般沉重的眼皮,他感到一阵阳光的刺眼。

  在此之前,他昏昏沉沉,忽醒忽晕,整个人迷迷糊糊,脑中一片浆糊,也不知什么是清醒,什么是昏迷,什么是眼前真的,什么是梦里假的。

  老人一直睁不开眼来,两片眼睑好似粘在一起,又或天地间有一片遮眼风沙,一切都是疑幻疑真,无法去看清楚。

  石教授听到身边不时有一群人在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他的心很疲倦,疲倦得都懒得去听明白,些有时候大约还夹着孩子的尖叫和女人的呐喊。

  第一卷 基因重组 第二章 擦

  更新时间:2010-12-1 15:12:46 本章字数:2636

  似乎是在老友的家,每天有很多村民来看他,石教授从他们的步伐中感觉到恐慌与匆忙,那些脚步声零零落落来来去去。

  老人闻不到一丝气味,本来在老意家中定然会满鼻的药香,他努力想睁开眼来,但两片眼皮好像粘住了一般,怎么也无法分开。

  有一段时间老人浑身发烧,好似被放进了蒸笼,全身被裹得严严实实,血液在五脏六腑间流动,所过之处都是辣的。

  整个骨架松软,提不起一点力气,一直是在晕眩,整个人像是一直在打转不休,脑袋中的似乎只是一滩鸡蛋浆糊。

  后来,隐约感到是有人帮自己在脱衣服,兴许是在脱衣服吧,脱得很慢很慢,略恫略酸,略痛略麻,那种感觉说不清楚。

  约莫是脱了一天才脱出去,而且好像连帽子也脱去了,老人迷糊着不甚知道到底是过了多久,感觉上是“脱”了一天,这大约错觉吧!老人没戴帽子,但总觉得被人在慢慢地将帽子从头皮上扯了开去。

  “衣服”脱了以后,整个人才凉爽起来,经脉也不再发痛,血的流动也没了知觉,一切都似乎在正常起来,慢慢康复着。

  此时,石教授已经恢复知觉,他觉得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一些变化,但究竟在哪里,他并不清楚。

  石教授睁开眼来,第一个看到的是老朋友石长中,心下欢喜,老朋友留着一把雪白的长须,当年是一把虬髯,他从小就紧闭的嘴如今抿得有些内凹,不过脸上皱纹还不见得很深,尚未到老态龙钟的模样。

  一眼看去,这七十岁的老人鹤发童颜长袖挽风,倒是一派仙风道骨,老友精通歧黄之术,自然知道养生之道。

  但这时候,老人却觉得眼珠上好似贴着一层薄膜,看起来眼前的人物都笼在淡淡的迷雾里,近在咫尺,也看不太清楚,难道这一病,竟是忽然老去了很多?石教授忧叹着思量。

  老友的眼神很复杂,好像关切,又好像惧怕,好像迷惑,又好像忧愁,他眼中似乎砸破了五味瓶,石教授张开口,却发现自己满嘴粘乎乎的东西,说不出话,舌头麻着,不知什么味道,鼻子也闻不出什么气息。

  侧过身,用肘撑在床沿,床下正放着一个木桶,他就对着木桶尽力吐出口中的液体,石长中石老头似乎动了一下,想来扶一把,但手微颤,又止住了身子。

  吐完以后,鼻子似乎也能闻到点味了,那味道酸酸的,带着腥臭,换作以前,石教授肯定觉得反胃,但此刻却没有任何觉得不舒服,好似这种味道司空见惯,很是适应。

  石长中皱皱鼻子,伸手抚着一撮白胡子,颤动着唇说:“长青,你是不是被蛇咬了?”

  石教授原名石长青,但随着老友们一一先辞,已经很少听人这么叫了,石教授欲答不能,喉咙处卡了几响,说不出话,只好点点头表示确定。

  “是一条普通的水蛇还是毒蛇?”

  石长中问了,但石教授回答不出话来,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

  石教授不知道,在他混沌的这十天里,浦家村破天荒去外头找来了大夫,而且是找了一个又一个,为的就是他石长青的病情。

  但所有请来的的大夫对这例怪病都是束手无策,简直连病因病症都无法定断。石长中看着怪模怪样的老伙伴,一时喉头梗塞,说不出话来。

  除了头两天脉象紊乱外,石教授后八天脉象一直非常的稳定,而且十日来他不吃不喝,犹如传说的龟息功般脉搏迟缓,一般人跳二十下,他才跳一下。

  更奇怪和可怕的是,三天前,他居然开始蜕皮,像蛇一般,竟自将整个身子的皮都蜕了出去,还好是在晚上,没有人看到,不然肯定被吓个半死。

  当日清晨,石教授便光头光脑地光溜溜地躺在地上,光着的身体半青半红,整整一张人皮带着毛发脱落在旁边。

  最先看到这惊人一幕的是石左壶,左壶自幼大胆,但乍见之下,也是当场大骇,撕心裂肺地狂呼起来。

  不久,全村的人都赶来,看到这副毛骨悚然的惊人场景,唏嘘半响,那时候左壶已经为石教授穿好衣服,但很多妇人看了那张带着毛发的完整人皮,仍旧当场惨呼呕吐。

  石长中仔细观察了石教授,望、切、闻做足功夫,在石教授的身上呈现出许多蛇的斑纹,皮肤光亮发青,翻开他的眼皮,可以看到眼睛上分泌出透明的泡沫,不久结成了薄薄的膜。

  最为奇特的变化是,他居然变年轻了,不光是脸和皮肤,就连体内一些器官,也在回复青春,此时看来,近七十岁的石教授居然变得只有十五的模样,所有变化都无法捉摸,非常诡异。

  石长中翻遍医术,也没找到任何有关与此的病例,他通过孙女小云的描叙中,在他的鼻子上找到被蛇咬伤的齿迹,凭多年经验他判断出这只是被一条普通的水蛇噬后所致。

  然而所有征兆都显出这绝非普通水蛇之噬那么简单,可除此以外,他实在找不到任何伤口和病头,有人开始揣测老人在林中晕倒前定有奇遇,然而石教授诚然只是被一条普通的水蛇咬了一口而已,毫无稀奇之处。

  石长青和老友说了会话后,疲倦感再次传来,最后再次睡了过去,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石长青的意识逐渐开始恢复,蒙眬中似乎有一个窈窕的身影俯站在自己的身前,隐约可见那若隐若现的,“她是谁?!”石长青心中问道,只觉脸上传来一股湿感,对方似乎是在帮自己擦脸。

  石长青享受了会,石长青只觉对方擦拭的地方不断下移,不知不觉,已然擦拭到了肚脐眼一带了,再往下,就是自己的那个地方,石长青心里面莫名的涌起了一种异样感,更感到一丝紧张,甚至内心还有一丝期待。

  会擦吗?还是不擦?石长青心中不停的念叨道,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想这种事情。

  忽然,石长青只觉一凉,对方已然一手托着自己的那里,一手开始擦拭了起来。

  在对方的擦拭下,一种酸麻的快感慢慢地聚集,石长青只觉完全不再听从自己大脑的指挥,不出片刻,已雄纠纠气昂昂地挺了起。

  “啊!”一声高分贝的尖叫传了出来,吓了石长青一跳,不过这一吓,石长青的眼睛终于睁开,在顺着声音传出的方向望去时,看到了一个疯狂朝外跑出去的朦胧的少女背影。

  第一卷 基因重组 第三章 蜕变

  更新时间:2010-12-1 15:12:46 本章字数:2706

  “看背影倒是可以打九十五分以上,那个人影好熟悉啊,她不是小云吧?”突然,石长青脸色一凝,顿在那里,整个人说不出话来。

  “怎么回事?”石长青倒吸了一口气,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面盆,面盆里面的水倒映的不是他那张六十岁的老脸,而是一张帅气的脸,这名少年生得英俊潇洒、气宇轩昂,身高大约一米七五,身材看上去还算雄伟,宽阔的额头,挺直的鼻梁,嘴角微微上翘,显得性格有点放荡不羁,眼睛炯炯有神,很有神采,由以前的浑浊回归到婴儿般的透彻、清明,仿佛这是世界唯一干净之物,脸庞没有其他的变化,只是坚毅了许多,使人一看到就会把石长青联想成一个处事果断的人。

  石长青伸出了手,在自己面前晃了晃,却发觉水盆中的倒映也出现了一只晃动的手,啪,猛的一声,石长青打在了自己没有穿裤子的大腿上,立时一个掌印出现在上面,而他的也传来了疼痛感。

  “这到底是这么回事?我没有死吗?”石长青在昏迷的时候一度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在昏迷中许多阴魂野鬼都呼啸而来吞噬自己的身体,把自己吞噬了一遍又一遍,怎么醒来后自己就返老还童了?难道自己死后灵魂转移到了这个少年身上?不对!这张脸好熟悉,等等,这不是我年轻时候的脸吗,真的是返老还童?

  再往身上看去,把石长青自己都吓了一跳,往昔干瘦的石长青不知到哪去了,一条条充满力量的肌肉纵横在石长青的骨骼间,没有一点不协调,好象从石长青出生就已经跟着石长青似的。

  犀利的眼神使石长青意外的发现,这些肌肉上若隐若现的显出一些异常的花纹,石长青心中的惊异无法用言语表达,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想去触摸那些透着诡异的花纹。

  视线落在手中,石长青几乎要惊呼出声,手也不在是以前的手,一夜之间竟长出了长长的指甲,反射着射进屋内的阳光,令石长青清晰的看见这指甲非常锋利。

  石长青忽然想起什么,迅速褪下,果然——这里也不曾幸免,凝视着镜中的自己,石长青倏的发觉,这些花纹令石长青感到熟悉,好象在哪里见过,一个令石长青张口结舌的念头像风一样掠过石长青的心头。

  “shit!”是那只该死的水蛇,和那只蛇身上的花纹一模一样!迷惑,不解,激动种种情绪在心中流淌,好在他几十年来经历过太多的风风雨雨,很快平均了自己的心情,心中开始运用自己所知道的知识想解释这件事情吗,虽然很多书中都说如果吃了万年何首乌就可以返老还童,但是这种东西一直只存在传说,现在这个环境哪里会有,而且自己从来没有吃过什么奇怪的东西,那么唯一的原因就是那条奇怪的小蛇了,是它咬了自己一口,它的基因中的一部分融入了自己的身体从而发生了这样的变异,美国电影蜘蛛侠诞生是有一定的依据的,自己也是如此,不过自己是被蛇咬了,而不是蜘蛛。

  这就是传说中的基因重组!!可惜那条蛇跑掉了,不然抓到他用仪器仔细的研究,一定可以发现什么奥秘,这种基因重组很大发达国家都在偷偷的坐着实验,但是一直没有什么实际效果,事实上这几乎算得上是神的了,这基因重组十分危险的,如果是变成怪物也就罢了,更多的是基因崩溃而死,自己竟然十分幸运的挺了过来!

  石长青惊喜的已经忘记了自己这些天承受的痛苦,走出房间,向外面的菜地望去,尚未来得及蒸发的露珠,圆滚滚的身体在阳光照耀下格外美丽,托着露珠的绿页微微的下垂,在阳光下几近透明,好象看到了那隐藏在其中的盎然生机。

  “汪汪~~!”

  这是石长青家的黑子在叫,它来石长青家已经大概一年了,小时,胖乎乎的身体,一身溜光乌黑无一丝杂色的毛发,毕竟老人生活寂寞养一直够做宠物很正常,使石长青特别的宠它,可是长大了竟然变瘦了,四肢也变长了,可石长青仍然很喜欢它,黑子是石长青养过的最聪明最讨石长青喜欢的一只狗。

  黑子歪着脑袋,打量着石长青,眼中闪过一丝奇怪的眼神,这是最让石长青喜欢的一点,它经常会表露出一些人性化的表情。

  石长青突然产生逗弄它一下的念头,眼神转为凶狠,张大嘴巴,大声吼出来吗,就在一刹那石长青脑中闪一个画面——如同电脑特技般,石长青的头像由远及近一下子出现在黑子的面前。

  这个念头刚消失,耳边传来,黑子的叫声,它一声惊叫,前腿竟然失蹄,坐在地面上,黑黑的眼珠出现恐惧的色彩。

  经过仔细的检查对比,石长青发现自己真的似变了一个人,双目闪烁之间,就算在黑暗的地方之中,也是精光闪耀,犹如小说中武林高手达到了“虚空生电”的地步。

  身体之中蕴藏着一种恐怖地力量,同时他每一次呼吸,都是满口清香,舌中生出的津液,也香甜如蜜。

  全身体内,无时无刻不是清爽甜润,同时,石长青感觉到自己体的血液,有一种非常凝重,但活泼泼,灿烂烂的感觉,就好像是流动地水银。{并不是真正的血液变成了水银,而是一种感觉。

  感觉到自己身体变化之后,强大力量,强大的生机,石长青甚至产生了一中错觉,如果自己的手脚被人砍断,还会自己长出来一样。

  当然这是一种感觉,没有人会傻到砍掉自己的手来实验,不过他对自己的力量进行了一些试验,结果证明自己真的变成怪物了!

  首先,石长青先开始测试自己的速度,反应力,耐力,纯力量都能达到什么程度,结果让石长青非常的欣喜,他只需要1分钟就可以从跑到石头村最高的山峰山顶,石头村的山叫大石山,高有接近二千米!

  很多地方十分陡峭,而且因为与世隔绝,植物树木众多,很难行走,普通人起码要二个小时才能够上山!!而且,他并没有感觉自己已经用出了全力。

  在密集的树林中奔跑,上山的途中,即使石长青闭上眼睛,都不会撞上任何的一棵树,身体的反应力惊人的灵敏弹跳力,轻轻一跳,石长青轻易就能跳起超过森林里面最高的那棵树,而那棵树的高度根据石长青的目测,不会低于18米,而立定跳远的话,轻轻松松就能跳到30米以上的距离,还可以连续在树上弹来跳去的,感觉爽呆了,就这样跳着弹着,石长青玩了个大半天才舍得停止下来。

  耐力,只能说去测这个根本就是自找麻烦了,因为即使连续运动二个小时候没有一点疲倦后,他就放弃了下来,石长青都不会感觉到任何的劳累,最恐怖的是完全不会出汗,这一点就太不像人类了,不知道这是不是蛇这种冷血动物的生理特征?

17424 字节

全文共计:1713834 字节

[fly]请各位亲们在看的时候顺带点下下面的“我顶”,在此谢过了![/fly]


【论坛最新地址点我收藏】【信息区微信端点我关注】【教你快速升级+赚钱】
分享
    影视资讯来自[ www.huiankangda.com-思思热99re热在线视频_久久青青草思思热在线_思思热在线视频精品、高清电影观看站 ],如果您需要观看资讯中的影片,请访问思思热99re热在线视频_久久青青草思思热在线_思思热在线视频精品使用搜索功能进行查找。 全球华人网友影视爱好者的最爱!请一定收藏哦!

最近更新影视电影

最佳影视人气排行榜

点击查看最新更新影片